一位粮站女站长的霸道人生

?

%5C

一个人的欲望,改变各种方法,贪污和挪用数百万公共资金;

用一只手遮住天空,用钱“开路”,吸引众多领导干部做后盾;

总之,他受到上司的侮辱和殴打。他把粮食局的门锁了十天,甚至上级检查都被迫“绕道而行”;

.

很难想象那个如此猖獗的人实际上是一个女人。她是安徽省蚌埠市古筝县粮油公司的员工刘玉华,也是禹城粮食站的前站长。

7月30日,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玉华涉嫌贪污,挪用公款,贿赂,追案等事件作出二审判决,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定罪判刑。刘玉华因涉嫌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10万元。

法院最终裁决多达131页,超过81,000字,恢复了十多年来傲慢的普通粮油公司女工的霸道生活。

1

多报损耗虚假代购代销大肆贪污

刘玉华的霸权生活始于他在古城县粮食站的工作。

2001年5月28日,刘玉华被任命为古城县鹿城粮食站(主持工作)的副站长,后来担任站长。不要看他的官员不大的事实。由于他掌握了粮油的购买和销售,他为自己的霸权之路积累了“精力”。

根据二审判决,在玉城粮食站主办的四年中,刘玉华死于财富,单独或与他人合作,公共资金超过251万元。

从2002年到2003年,刘玉华分三批将鹿城粮食站的75.5万公斤小麦卖给了古镇县的孤东面粉厂。销售的粮食总量为738,750元,未记录。 2003年至2004年,刘玉华指示粮食站的会计从禹城粮食站员工收集的资金中筹集资金89万元。 2005年,刘玉华改变手段,安排粮食站会计师为天津粮食收购公司购买小麦业务制定虚假的“采购销售代理”程序,并将出售金额超过袋装69万元。即使刘玉华从粮食站的车站经理辞职,她仍然有一个强大的“御威”,并且一些个人消费继续在车站非法报销。

刘玉华不仅口袋里有公款,还想把它用在自己和他人身上。 2004年,刘玉华从孤东面粉厂获得了总量为.2万元的小麦,这笔小贩被出售给了孤东面粉厂,用于营业。 2015年底,施工承包商Dan Molin不得不支付押金,并建议向刘玉华借钱。在刘玉华找到古镇柳集粮油储存中心主任徐某之后,他已经确定徐某某将在刘集粮油储存库举办的粮食质量保证金中,50万元是支付并借给Shanlinlin使用。

根据“所有粮食站长都有最后发言权”的潜规则,刘玉华一再成功,不怕。

审判期间,刘玉华是否构成腐败或挪用公款的问题成为辩论的焦点。

刘玉华的辩护人认为,刘玉华收购了古城县禹城粮食站期间收购的所有国家政策小麦,利用农业发展银行(以下简称农业发展银行)贷款,全部小麦在只要可以找到农业发展银行保存的禹城粮食站所有账户和禹城粮食站相关账户的转账,支付和回收,农业发行中的所有账户都可以查询。此外,案件的案件处理人员知道上述证据可证明案件的事实,但他们故意拒绝取得。

在这方面,在第二次审判中,根据辩护人的申请,法院转移了86份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古镇县分行的有关法案,并经法院认证和盘问。

第一,在小麦采购中,粮食站通常以消除杂质的方式补偿购买农民的粮食。去除水分。其次,谷物站每年报告损失和减少库存时向粮食局报告损失。只有粮食站的站长有“溢出”部分,谷物的收集,销售和销售也由站长决定,书不会反映出来。法院充分听取了控方和辩方的盘问意见,并认为上述证据与初审确定的事实无关。

除了刘玉华的忏悔和四本自书《自述材料》之外,鹿城粮食站工作人员的证词证明,刘玉华利用书中未反映的粮食购买“溢出”部分来报告损害情况。到粮食局。报告损失,这些食品将以私人食品进行交易,这笔钱不会出售到账户中,也不会转移到银行,而是直接带走。与此同时,刘玉华还将安排粮食站的核算,对“买卖”进行虚假处理,并展示“遮挡方法”。粮食从禹城粮食站取出,由刘玉华卖给粮食采购公司。然而,实际的粮食销售没有记录,而是被输入会计银行账户并提交给刘玉华。因为这是一个虚假账户,购买粮食和销售的价格是相同的。书中没有钱进出书,谷物销售也被刘玉华占据。对于员工的集资,也可以通过虚假账户显示账簿余额来实现。

根据法律规定,刘玉华案的调查人员和检察官依法收集并查获了27件证据。初审法官进行了两次公开审判,并对证据进行了证据,质证,证明,收集了相关材料,并对30多项犯罪事实和证据进行了大量的总结和整理。对于刘玉华和辩护人,案件的调查员,检察院和法官拒绝收集和收集证据,案件处理人员涉嫌犯罪,不符合事实。上述证据,证人证言和刘玉华的供述相互确认,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刘玉华腐败的事实。上诉和辩护意见的理由无法确定,也不会被接受。

1

锁县粮食局大门致省检查组绕道

2005年11月3日,刘玉华辞去了站长的职务。 2009年12月3日,刘玉华被任命为古镇国家粮食储备副主任,后任古镇县粮油公司总参谋长。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刘玉华的“霸权”。

曾先后担任该镇党委书记的张某和李某某非常教刘玉华,以至于她被她的名字侮辱了。

根据二审判决,从2007年到2009年,刘玉华在禹城镇政府征收禹城粮食站闲置土地的基础上,没有向粮食站支付土地出让金,并将其用于公开煽动粮食站的一些员工。镇政府吵闹和困扰,扰乱了镇政府的正常办公秩序,导致镇政府多次会议一再中断。期间,刘玉华一再侮辱张在镇政府的院落,会议室和办公室。

这只是刘玉华寻找麻烦罪的一个例子。刘玉华被法院认定为10起查找麻烦的罪行。选择一些案例就足以让刘玉华成为这张脸的“肖像”:

2000年,刘玉华怀疑鹿城粮食站工作人员肖某报告说他打麻将,联系蝎子刘打败肖某,禹城派出所派出所带刘某到派出所接受治疗。刘玉华阻挠并前往派出所侮辱警察一小时。好久不见;

2004年,在刘玉华与万某某发生冲突后,他变得怨恨,聚集了许多人前往万某的房子发泄愤怒,砸碎窗户玻璃,将砖块砸到院子里,从外面锁门。万某某的姐夫赵某某受到了古镇县公安局刑事科技部的伤害和鉴定。受害者的受伤程度轻微受伤。

Joe Moumou是古镇县粮食局纪律委员会秘书兼副主任。从2010年到2016年,刘玉华曾多次在古镇县粮食局办公室,某办公室,乔某某办事处,古镇县粮油储存场所等处,自由侮辱,殴打乔,乔生活XX的工作产生了严重影响;

.

作为强制的交换,它成了刘玉华的成语,手段更加傲慢。

根据二审判决的披露,从2009年到2010年,刘玉华两次使用锁链,以申请换工作,并在古镇县粮食局旧办公楼的屋顶上租赁广告。锁定粮食局旧办公楼门一周十几天,严重影响了古镇县粮食局的正常工作秩序。

与此同时,安徽省粮食局检查组前往古镇县视察工作,单位门被刘玉华锁定。面对负担不起的刘玉华,古镇县粮食局不得不召开临时会议,紧急改变检查地点,让检查组绕道而行,给全省粮食系统造成了不良影响。

“刘玉华锁门是有选择性的。局长车只在单位在单位时锁定。锁门后,它会向领导要求各种要求。”古镇县粮食局的工作人员说,人们谈到了这个问题,粮食局门被锁是一个笑话。

刘玉华的霸道声誉远不止于此。他甚至可以通过电话干预县粮食局的人员调动。 2010年6月,刘玉华对任命古镇县粮食局党委会议委员会副主任表示不满。当他担任古镇县粮食局党委书记时,陈某某称他在“封锁”道路上的位置。在压力之下,陈从白族回程,被刘玉华侮辱。后来,白没有再上任。

通过审判发现,从2000年到2017年,刘玉华长期独自或参与其他人的事务,或者没有理由使用它,傲慢,侮辱,打败别人,扰乱工作秩序,命令他人,阻碍和操作单位。人事任免,日常事务导致该单位决定不能实施,对社会和粮食系统造成不利影响。

关于上诉的理由以及刘玉华和辩护人认为无法确定寻找嫌疑罪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理由不能成立,也不会被采纳。

脱衣咬舌两次拒不到庭参加诉讼

刘玉华之所以能够通过古镇县的粮食系统多年,所以他去了“谈刘星”的情况,因为他花了很多钱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关系网”和捏了一些领导人。 “七寸”的干部。

刘玉华在二审判决中披露的“票据清单”中有很多领导干部想要获胜,控制和腐蚀。不仅“采取一切”粮食系统,包括古镇县粮务局局长陈某某,三位董事刘某某(已被评判),陈(单独解决),单(放),副主任卢某,还批准了一些乡镇领导,包括古镇县石湖乡镇长宋某某,镇党委书记连某某,七成镇党委书记李某某等。贿赂金额是几千元。数万美元。

“刘玉华寄钱的理由是,她想要拉开这段关系,她已经闭上眼睛看她的生意,她已经达到了她个人的自身利益。”根据刘的证词,刘玉华后来犯了一个错误。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通常的策略让她继续受益的原因。在有关部门审查期间,刘玉华在谈到关键问题时,拒绝合作,并面对违反法律法规的证据,并威胁审稿人,侮辱和咬伤。伤害,抓挠,踢和随行人员,使用自拍,绝食,头对头碰撞等。进入诉讼程序后,刘玉华自称是“反腐人员”,声称他是因报告违反谷物储存和储存的行为而遭到报复,并且他因为发现案件处理单位的相关领导人歪曲事实而“尖叫”。窃取概念的概念赢得公众的同情并干扰案件的审判。

2018年5月23日和7月4日,蚌埠市地方法院对刘玉华案进行了两次公开听证。刘玉华及其辩护人在法庭上作证,在法庭上作证,盘问,并在法庭上辩论。

公开听证后,检察机关根据审判情况补充和完善了相关证据,并形成了三种材料提交法院。法院通知辩护人检查并复制三种补充材料。由检察院补充的材料于2018年12月14日和12月21日被审问,但刘玉华威胁要脱衣服,几乎裸露和咬人。审判无法继续。

由于刘玉华两次拒绝参加诉讼,三个补充材料未能提供证据和质证。初审法院也不接受这些补充材料。它只能根据审判审判的证据被定罪和判刑,证据不足以证实,这体现了严格遵守证据的原则。因此,刘玉华及其辩护人因一审法院和检察机关隐瞒三份文件的三个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而且尚未被法院采纳。

在第二次审判期间,绥中原还审查了刘玉华及其辩护人是否认罪供认和侵犯辩护律师的权利。法院认为刘玉华的供述是在调查机构的合法处理案件中作出的,同时录音和录像作为证据,并且无法清楚地说明刑讯逼供的时间,地点和方式方法。它也不能提供相关的线索或材料。

绥中法院确定的事实与原判决确定的事实一致。他们认为原判决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是恰当的,审判程序是合法的。因此,上诉被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随着案件的最终审查,刘玉华将走上改革判决的道路。她希望自己能认真反思过去,真诚地承认自己的内疚和忏悔,努力尽快回归社会,为自己和家人开创新的祥和生活。 (法制日报媒体记者李光明范天娇实习生王涛)

安徽检验检疫委员会

%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