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的眼睛

?

  

  周一·知古通今 | 周二·牧夫专栏

  周三· 太空探索 | 周四·观测指南

  周五· 深空探测| 周六 · 茶余星话 | 周日 · 视频天象

  作者:弗雷德·沙夫(FRED SCHAAF)(《天空与望远镜》杂志特约撰稿人)

  翻译:王克义

  校对:牧夫天文校对组

  编排:陈卓

  后台:库特莉亚芙卡、李子琦

  “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星”系列之一

  金牛的眼睛

  

  金牛的橙色眼睛看上去与毕星团相伴,其实它悬在这个疏散星团的前方。

  我曾经写到过,7月在北达科他州(约与黑龙江纬度相当——译者注)看到正北方低空中的五车二(御夫座α)时的激动。我第一次这样兴奋是在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日全食期间,当时我在全食之后紧接着看到了貌似来参加庆祝的极光表演。

  在本文中,我想来谈谈一颗一等星,虽然它比五车二靠南很多,但也是一颗四季可见的恒星,甚至几乎每个月都可见。这就是 毕宿五(金牛座α) ,它常被看作是深秋和冬季的标志。为了证明它终年可见,我将要详述这颗星在我们不常提到它的四月和从不提到它的七月所展现出的独特美丽。

  

  金牛座(图片为译者添加,来自Stellarium)

  神奇的毕宿五:

  

  无论你何时观看毕宿五,它都是全天最醒目的恒星之一。

  

  它是唯一悬在非常明亮的星团(毕星团,距离地球比毕宿五远约一倍)前方的明亮恒星(视星等+0.9)。

  

  它还是比其他恒星快得多地远离我们的一颗一等星,速度为54km/s,在三百多颗3.5等以上的恒星中,只有三颗比它更快。

  

  在过去约90万年里,它是地球夜空中所能见到的除了现在的天狼星之外最亮的星,而且在未来的500万年中,也只有两颗恒星的亮度会超过最亮时的毕宿五。(因为恒星之间存在相对运动,太阳周围的星在几百万年的时间里都会有一个从远到近再到远的过程,亮度也就先逐渐变亮,再逐渐变暗。毕宿五虽然不是现在最亮的星,但当它距离地球最近的时候,它比绝大多数其他星最接近地球时都要亮。——译者注)

  

  在40多万年前,它曾与五车二近距离遭遇(那时毕宿五的亮度超过了五车二),在至少100万年间,两者共同组成了最壮观的“双北极星”。

  

  它是一颗橙色巨星,也是我们的太阳将来的样貌,但未来的太阳不会如此巨大,毕宿五的质量可能有太阳的1.7倍,光度为当前太阳的约425倍,直径则为当前太阳的约44倍。

  4月的毕宿五:

水平线。最值得注意的是,在某些年的4月,毕宿五会是寻找水星和明亮金星的标杆。在可能被月亮掩食的夜晚恒星中,要数毕宿五最亮,而4月纤细娇羞的蛾眉月产生的掩食是其中最美丽的。

  

  月掩毕宿五(图片为译者添加,来自网络)

  去年7月毕宿五与月球擦肩而过:

  7月是毕宿五沉浸在曙光中并与多颗行星和蛾眉月遭遇的月份。2018年7月10日的月球掠掩毕宿五是2033年以前夜空中可见的最后一次。我没有到足够靠北的地方去观测这次掠掩,但我看到的星月擦肩而过已经美丽到了极致。

  在此前一天黄昏,我用裸眼和双筒欣赏了间距小于1°的金星和轩辕十四(狮子座α),同时听到五六只画眉在我房子附近歌唱。大约7个小时后,我出门来到最爱的池塘边。在那里,我看到天上11%相位的月亮和它在平静水面的倒影,在离月牙儿的下角只有约4弧分处,是闪亮的毕宿五。透过双筒和宽视场望远镜捕捉到毕星团的主要部分,各种颜色的闪烁星点疯狂地脉动着,甚至包括热烈的红色,与月球上夜晚一侧微妙的地照相抗衡。目睹这一切,几句令人愉悦的“酸诗”萦绕在我的脑海:

  “我神凝气定,

  召唤残月中静静闪耀着的

  灰色精灵,

  还有陪伴在旁

  那金牛的眼睛。”

  (本文选自《天空与望远镜》杂志2019年第4期)

  『天文湿刻』 牧夫出品

  

  M82:具有超级星系风的星系

  Image Credit:NASA,ESA,Hubble

  谢谢阅读

  

  周一·知古通今 | 周二·牧夫专栏

  周三· 太空探索 | 周四·观测指南

  周五· 深空探测| 周六 · 茶余星话 | 周日 · 视频天象

  作者:弗雷德·沙夫(FRED SCHAAF)(《天空与望远镜》杂志特约撰稿人)

  翻译:王克义

  校对:牧夫天文校对组

  编排:陈卓

  后台:库特莉亚芙卡、李子琦

  “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星”系列之一

  金牛的眼睛

  

  金牛的橙色眼睛看上去与毕星团相伴,其实它悬在这个疏散星团的前方。

  我曾经写到过,7月在北达科他州(约与黑龙江纬度相当——译者注)看到正北方低空中的五车二(御夫座α)时的激动。我第一次这样兴奋是在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日全食期间,当时我在全食之后紧接着看到了貌似来参加庆祝的极光表演。

  在本文中,我想来谈谈一颗一等星,虽然它比五车二靠南很多,但也是一颗四季可见的恒星,甚至几乎每个月都可见。这就是 毕宿五(金牛座α) ,它常被看作是深秋和冬季的标志。为了证明它终年可见,我将要详述这颗星在我们不常提到它的四月和从不提到它的七月所展现出的独特美丽。

  

  金牛座(图片为译者添加,来自Stellarium)

  神奇的毕宿五:

  

  无论你何时观看毕宿五,它都是全天最醒目的恒星之一。

  

  它是唯一悬在非常明亮的星团(毕星团,距离地球比毕宿五远约一倍)前方的明亮恒星(视星等+0.9)。

  

  它还是比其他恒星快得多地远离我们的一颗一等星,速度为54km/s,在三百多颗3.5等以上的恒星中,只有三颗比它更快。

  

  在过去约90万年里,它是地球夜空中所能见到的除了现在的天狼星之外最亮的星,而且在未来的500万年中,也只有两颗恒星的亮度会超过最亮时的毕宿五。(因为恒星之间存在相对运动,太阳周围的星在几百万年的时间里都会有一个从远到近再到远的过程,亮度也就先逐渐变亮,再逐渐变暗。毕宿五虽然不是现在最亮的星,但当它距离地球最近的时候,它比绝大多数其他星最接近地球时都要亮。——译者注)

  

  在40多万年前,它曾与五车二近距离遭遇(那时毕宿五的亮度超过了五车二),在至少100万年间,两者共同组成了最壮观的“双北极星”。

  

  它是一颗橙色巨星,也是我们的太阳将来的样貌,但未来的太阳不会如此巨大,毕宿五的质量可能有太阳的1.7倍,光度为当前太阳的约425倍,直径则为当前太阳的约44倍。

  4月的毕宿五:

水平线。最值得注意的是,在某些年的4月,毕宿五会是寻找水星和明亮金星的标杆。在可能被月亮掩食的夜晚恒星中,要数毕宿五最亮,而4月纤细娇羞的蛾眉月产生的掩食是其中最美丽的。

  

  月掩毕宿五(图片为译者添加,来自网络)

  去年7月毕宿五与月球擦肩而过:

  7月是毕宿五沉浸在曙光中并与多颗行星和蛾眉月遭遇的月份。2018年7月10日的月球掠掩毕宿五是2033年以前夜空中可见的最后一次。我没有到足够靠北的地方去观测这次掠掩,但我看到的星月擦肩而过已经美丽到了极致。

  在此前一天黄昏,我用裸眼和双筒欣赏了间距小于1°的金星和轩辕十四(狮子座α),同时听到五六只画眉在我房子附近歌唱。大约7个小时后,我出门来到最爱的池塘边。在那里,我看到天上11%相位的月亮和它在平静水面的倒影,在离月牙儿的下角只有约4弧分处,是闪亮的毕宿五。透过双筒和宽视场望远镜捕捉到毕星团的主要部分,各种颜色的闪烁星点疯狂地脉动着,甚至包括热烈的红色,与月球上夜晚一侧微妙的地照相抗衡。目睹这一切,几句令人愉悦的“酸诗”萦绕在我的脑海:

  “我神凝气定,

  召唤残月中静静闪耀着的

  灰色精灵,

  还有陪伴在旁

  那金牛的眼睛。”

  (本文选自《天空与望远镜》杂志2019年第4期)

  『天文湿刻』 牧夫出品

  

  M82:具有超级星系风的星系

  Image Credit:NASA,ESA,Hubble

  谢谢阅读